1. 首页|
  2. 书库|
  3. 排行榜|
  4. 最新更新|
  5. 最新入库|
首页 > 都市言情 > 福谋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自家人才心疼自家人
  1. 返回首页
  2. 回简介页
  3. 加入书签
  4. 推荐本书
  5. 全文下载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三百三十九章 自家人才心疼自家人



    司空八郎清了清嗓子,道:“崔家那等大族本就眼高于顶,咱们又是特地来见,无形把他们的姿态拉的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家也勉强算是传承百年,即便比崔家略差些,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轻鄙的。”

    柳福儿弯了眼,心头暖暖。

    司空八郎低声道:“我不想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柳福儿勾唇,“大兄放心,若他们没有交好之意,我离开便是,保证不做贬低己身之事。”

    司空八郎松开手,朝她露齿一笑,与她一前一后来到府衙门口。

    负责把守的兵士上前,将两人拦下。

    仲六上前,道:“江陵城主柳氏前来拜访,还不速速进去通禀?”

    兵士唬了一跳,不敢耽搁,一个入内禀告,一个躬立再侧。

    正堂后面的小隔间里,魏堰正与崔大人说话,闻听禀告,眉头只微蹙了下,便笑道:“这位可是巾帼不让须眉,崔大人在剑南也该听说过她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崔大人皱了皱眉头,微沉下脸。

    柳氏夺取江陵,杀害马家父子一事在剑南一事嚷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唐皇因着梁帅的关系,不好责罚,却也不愿就此放过,正好就此搁置。

    朝臣们因着柳氏呈上来的罪证不好多说,可是与他本心而言,即便马家即便作恶,也有律法惩处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来惩处他人,何况她还占着江陵一地,到如今也没有归还之意。

    这与那些乱臣贼子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魏堰已起身向外迎去。

    崔大人捋了胡子,安坐不动。

    屏风之外,魏堰与柳福儿寒暄。

    过来时,柳福儿已经打好了腹稿,心知魏堰定然不愿她抢功,便在初一见面就表示她只是路过此地,听闻崔家人在此停留,才冒昧前来。

    魏堰闻言,笑着示意兄妹两随他步入小隔间。

    崔大人已俨然安坐堂上。

    柳福儿上前,行了一福礼。

    崔大人端量她片刻,念及她身后的梁家与自家的关系,他只淡淡嗯了声。

    只看这态度,柳福儿便知崔大人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坐与下首。

    待到仆从上了浆水,魏堰主动提及昨晚战事,并道:“多亏崔大人一早察觉汪家异动,不然昨晚可要忙乱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柳福儿浅笑应和,佯作不知魏堰刻意减低崔家在其中的影响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,柳福儿提出祭拜一事。

    崔大人拱手,道:“家父灵柩尚在城外,城主所求,只怕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司空八郎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他当下想要甩脸子。

    柳福儿以眼神暗示他莫要冲动,态度依旧谦恭端肃,“老尚书一生为君尽忠,为民尽职,此等品格,真真让我辈敬仰。”

    “而今老尚书功绩圆满,仙游与外,某此生再不得见其风采,唯有送上一注清香,聊表心中敬意,”她语调低婉,修长的脖颈微折,眉眼寂寥,甚是感伤。

    崔大人见她这般,即便心里对她还是万分看不上,但见她对父亲的崇敬是真,到底还是软化了些态度。

    “那寺通水道,犬子在旁看顾,城主前去即刻。”

    柳福儿展眉,起身行礼道谢。

    复又朝魏堰笑了笑,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魏堰本来还想就此谈谈关于赋税征收之事,但想着崔大人适才表示危机已经解除,要尽快离开,便送柳福儿出去,并将崔大人意思告知。

    柳福儿笑着道谢,又道:“大人意思,阿耶已通传与我,有些事情各自心里明了便好。”

    魏堰眉头微动,想起谢郎君带来的许诺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道:“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前日北地异动,契丹进犯,掳截三座城郡,卢龙节度使已上书,恳请唐皇派兵。”

    他侧目看柳福儿。

    柳福儿住了脚,道:“莫不是唐皇派了梁帅出征?”

    魏堰点头,道:“虽然还没下明文,但我听说唐皇已找了朱节度使和梁帅,以及几位重臣商议过了,我也接到筹措粮草的诏令了。”

    柳福儿低头想了想,道:“此事还请大人多多费心,若有短缺,日后我定会想办法弥补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说这个就见外了,”魏堰笑道:“梁魏梁家是世交,这些事情,我只要尽量周全。”

    柳福儿拱手,谢过。

    虽然没说到底如何做,但魏堰知道,柳福儿已经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抬手一请,目送两人出府。

    柳福儿则在寻到候在门边的仲六等人之后,立刻寻了辆马车,直奔阜头。

    马车因为疾行,颠簸的有些厉害。

    司空八郎扶着厢板,有些忿忿。

    “崔大人的态度你也看见了,何必这般急着过去?”

    柳福儿一手扶着厢板,一边靠着赤槿,道:“我说的那话,当真出自肺腑。老尚书一辈子都在为这个国家操劳,咱们难道不该过去上柱香,表表敬意吗?”

    “该是该,”司空八郎道:“只是现在已经晚了,咱们便是赶到,寺庙也关门了,万一要是进不去,岂不是要露宿荒野?”

    柳福儿笑了,“宿就宿呗,又不是没宿过。”

    她道:“若是顺利,我打算,明天便回江陵。”

    司空八郎闻言,不再言语,只示意仲六帮忙稳住汪四郎和赤槿的身形。

    一路疾奔至阜头,叫了只快船往城外去。

    船家见几人皆面带急色,也不敢耽搁,终于在天彻底黑透之前赶到了山门。

    还未下船,边听半空隐约传来悠扬的钟鸣,司空八郎听了一会儿,道:“该是在做晚课。”

    赤槿闻言,忙拉住准备叫门的仲六。

    晚课都要在大殿之上,山门离大殿抬眼,他就是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到。

    几人安静的立在门边。

    听着悠远连绵的钟声,一声一声,不急不躁,如同一道宁静的波纹,涤荡着心扉。

    待到余韵消散,众人的表情也变得平和安然。

    小沙弥来到山门旁,检查门闩。

    仲六拍了几下门,表示请见客居在此的崔家子弟。

    小沙弥打开门,看几人皆眉眼平和,便指了左手边,道:“从那儿一直过去,去了塔林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合十道谢,顺着石阶往左行去。

    (www. = )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亿万先生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