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|
  2. 书库|
  3. 排行榜|
  4. 最新更新|
  5. 最新入库|
首页 > 其他类型 > 权谋:升迁有道 > 权谋第1980章
  1. 返回首页
  2. 回简介页
  3. 加入书签
  4. 推荐本书
  5. 全文下载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权谋第1980章



    苏老大没有搭理自己的女儿,依然冷冷的说:“因为曼倩对你一直有好感,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对你做点什么,更没有想过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,但对我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你应该可以考虑一下,不要寒了别人的心。”

    萧博翰明白这是苏老大赤~裸~裸的威胁,看来潘飞瑞的确是把自己出卖了,不过这种出卖本来在事前自己也是想象过的,自己也想过很多对苏老大的解释,但现在的情况是苏老大并不要自己的解释,他要自己出兵对潘飞瑞实施打击,这样的情况就很难做出推诿和拒绝了,显而易见的,自己不动手,那就意味着自己的确和潘飞瑞是一伙的,而且似乎还摆明了要和你苏老大对着干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萧博翰希望看到的结果,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心领神会,可以意会,但不能言传,不能挑明,一旦挑明了,彼此都没有了退路,那就只能对立,只能仇恨了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和荣誉,他们为此是会不惜一战的。

    萧博翰现在就到了一个很微妙的危险的边沿,退一步,自己就可以暂时的躲避开苏老大的锋芒,保持现在的和平态势,进一步呢,就有可能会和苏老大发生真正的决裂,在以后的时间里,自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和苏老大反目为仇,再起烽火。

    萧博翰就想到了苏曼倩,一旦发生了这种事情,苏曼倩怎么办,自己能割舍掉这段情意吗?

    萧博翰又想到了自己的很多理想和恒道集团的未来,自己和苏老大一旦开战,所有的希望都会成为泡影,自己不得不让手下的东西去流血,去拼杀,去坐牢。

    萧博翰久久没有说话,而苏老大也没有说话,他看着萧博翰就像在审视着一匹孤独的狼,他要让萧博翰今天感受到自己带给她的强大压力,他必须完成对潘飞瑞的攻击,他不能有第二条路可走,除非他和自己翻脸,但作为一个有理想,有野心的人,他不会冲动的,绝不会。

    萧博翰有点颤抖的端起了茶杯,他想喝口水让自己平复一下,他需要消化一下苏老大带给自己的压力,需要仔细的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能够对潘飞瑞发起攻击,那样做自己有多少好处,自己能不能在保持以后所获得的利益..........。

    但萧博翰不能再想了,因为他感到了头晕,感到了心慌,他手中的茶杯碰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,他努力的想要站起来,可惜力不从心,过于劳累的工作,过于巨大的压力,让他只觉得天旋地转,他倒下来,他晕在了全叔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曼倩睁大了惊恐的双眼,嘴里喊着萧博翰的名字,就要上前去探视,苏老大却一把拉住了苏曼倩,把她护了自己的身后,苏老大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水杯的落地声,同样的惊起了守候在外面的恒道,永鼎两家公司的保镖们,他们一起冲了进来,鬼手绝不犹豫的用已经在手的一把锋利尖刀往苏老大身上划去,但就听到一阵刺耳的铁鸣声,颜永用胳膊上,衣袖中的铁甲护腕隔开了鬼手的尖刀,颜永带来的人也很快的把苏老大和苏曼倩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鬼手还要动作,全叔却低沉的喊了声:“送萧总到医院,和他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鬼手听了这话,才半信半疑的收回了尖刀,弯腰把萧博翰背在了后背,一起冲下了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整个恒道的院子里都乱了起来,车辆声,吆喝声,咒骂声响成一片,而苏老大也被此刻的突变搞的有点措手不及了,但他知道,此地不可久留了,万一再有什么冲突发生,自己人太少,绝不是他们的对手,所以他没有等全叔说话,就转身离开了萧博翰的办公室,匆匆回去了。

    萧博翰很长时间都没有醒想过来,他已经住在了医院,高档的单间病房里,安静的有点吓人,在床上的白床单上,萧博翰静静的躺着,先是值班医生和护士围着他忙,过了一会,内科主任来了,又忙了一阵,还是没有让萧博翰醒来。

    内科主任打电话,叫来了院长,院长又叫来了其他几个科的权威一起会诊。只见他们检查的检查,议论的议论,有的拿出大本的医翻得哗哗的响。

    他们准备给萧博翰打一针试试,谁知这一针下去又惹出个祸事来,针推下去还不到一半,萧博翰就出现了抽搐现象,打针的护士连忙把针取了萧博翰眼睛紧闭,脸色痛苦,人也进入昏迷状态。这一下把打针的护士吓坏了!不知是怎么回事?因为葡萄糖是种最普通的注射用药,没有任何副作用的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

    住院部的过道里也忙碌着,当属知性而充满女性魅力主任医师,以及那些手托白色瓷盘,如蝴蝶般飘逸穿梭在各病房里的白衣天使们,“救死扶伤”乃是她们崇高而神圣的职业,也总令人心生敬仰之情。她们演绎着简单和平凡,在患者中传递着温暖与关爱,在她们柔美的微笑中,让病友们感觉到来自自身的病魔与伤痛,正在逐渐地消融。

    已经好几个小时了,萧博翰一下都没有睁开过双眼,让鬼手,全叔,历可豪,以及雷刚他们心神不宁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但后来全叔还是定下了心神,他对所有人招招手,让他们随着自己走出了病房,全叔在过道点上了一支烟,说:“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萧总什么时候可以醒,所以我的意思,你们还是各就各位,这里留下鬼手和蒙铃照顾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不说话,但每个人的眼中都是充满了慌乱和焦虑,蒙铃眼圈红红,肿肿的,一看就知道哭过。

    全叔见大家都不说话,也有点无可奈何,但现在自己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安排,他就用力的把烟扔在了地上,用脚尖狠命的踩着转了几下,说:“好了,好了,我添为你们的长辈,我说了算,历可豪,雷刚,带上你们的人回到你们的岗位,我也马上离开,这里的警戒由鬼手今天负责,房间里由蒙铃照顾,都走,走走。”

    他不得不以老卖老的发号施令起来,因为他很明白萧博翰的心意,假如萧博翰醒来,他也是希望整个恒道集团都在正常的运转,他绝不想看到这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雷刚等人不得不离开了,他们心里也知道全叔说的是对的,纵然在感情上难以接受一点,但理智还是告诉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去,那才是正确的行为。

    看他们都离开了,全叔又反复的给鬼手叮嘱了一会,也返回恒道总部了,现在是非常时刻,他必须坐镇恒道,不能出现一丁点的失误。

    蒙铃又回到了病房,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昏迷中的萧博翰,轻声的抽啼着,过去她一直固执的以为面对什么事情自己都能够坦然的微笑,可是,终于在萧博翰倒下的一刹那,她泪如泉涌,不可抑制。

    她愿意在萧博翰高兴的时候陪他高兴,愿意在萧博翰开心的时候陪他开心,愿意在萧博翰无聊的时候在他身边叽叽喳喳,愿意把爱和温柔都给他,甚至,蒙铃还愿意在萧博翰不喜欢自己,不需要自己的时候独自离开,但却绝不希望萧博翰就此倒下,不再醒来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慢慢的回忆着他们在一起的那所有的美好时光,回忆那几次缠绵悱恻的夜晚,回忆萧博翰对别的女人笑的时候,自己慌乱和委屈的心境。

    但这现在都不重要了,现在蒙铃只有一个期望,那就是萧博翰赶快醒来,他是不是花心,是不是不在爱自己?这已经完全都不重要了,她只是希望他可以醒来。

    唐可可也得到了消息,她像一阵风一样的闯了进来,她不顾蒙铃伤心的眼神,趴在萧博翰的身上大哭起来,凄厉的哭声引起了住院部很多关切的目光,最后鬼手几人好说歹说才劝走了她,让住院部恢复到了平静。

    夜色浓郁,这个夜晚变得美丽而忧郁,夏夜里的蒙铃在这样静静地想看着萧博翰,心开始清清澈澈,不带一丝因孤寂而生的落寞或火气,想他的情绪,涤荡尽了那份激越的渴望——因为上天的不公平,他近在咫尺,而又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喜欢静静这样看他,让自己的心拥有柔柔的疼痛和幸福的甜蜜。不经意间,会静静地念起萧博翰的名字,忆你的身影,幻想与你相拥的雨中漫步,幻想与你在梅兰竹菊间的携手相依……。

    蒙铃到后来也迷迷糊糊起来,就感觉有只手在自己的头上抚摸着,这让心神恍惚的蒙铃倏然惊醒,她抬头看到了萧博翰的微笑,不错,这是真的,萧博翰是在微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蒙铃诧异中就想要惊呼一声,但萧博翰的手很快就蒙在了她的嘴上,轻声的对她说:“虚,不要喊。”

    蒙铃就呆呆的看着萧博翰,眼中的泪水又开始哗哗的流了出来,这一次应该是高兴的眼泪了。)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亿万先生娱乐